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昏婚欲睡 > 第1293章 三生情缘之麻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93章 三生情缘之麻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暮楚紧抓着他,深怕自己摔下去。

    到了客厅,他好像知道她想要干什么,直接抱着她去了餐厅,把她放在座椅上,“林叔给你留了吃的,要惹一下,你等一会。”

    他说着,就走去厨房,拿出饭菜放入微波炉里加热。

    秦暮楚其实很意外。

    她以为,他应该不会跟她说话,也不会再理她了。

    却不料,他不仅跟自己说话,还帮她热菜?

    她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她忍不住轻轻掐了自己一把,疼的她倒吸一口气,引起他的注意,他回头看她,“怎么了?”

    暮楚尴尬,忙摇头,“没什么。”

    她总不能说,自己以为在做梦吧。

    菜很快就热好了,他把饭菜放在她的面前,自己也拿了一双碗筷。

    暮楚看他,“你也没吃?”

    “不然我为什么要热菜?”

    “哦。”

    原来,是因为他自己也要吃。

    她还以为,他是为了她。

    想到自己这么幼稚的猜想,暮楚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她似乎总是这样自作多情,总是想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般想着她垂下脑袋,安安静静的吃饭。

    楼司沉看向她,看她垂着头,脸上没什么血色。

    他夹起她爱吃的菜,准备递过去。

    可是……

    有些迟疑。

    暮楚见他夹着菜,也不见放回他自己的碗里,而是像被定住一样,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四目相对,她眼里都是疑惑。

    下一秒,楼司沉还是把菜,放入她的碗里。

    她一愣。

    他这是干什么?

    她疑惑的目光,让楼司沉马上后悔了自己的举动。

    所以,他又在多管闲事了吧?

    楼司沉皱眉,立即道,“我不喜欢吃这盘菜,你把它都吃了。”

    说着,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举动,他特意把那盘菜都端到她的面前

    秦暮楚却疑惑问,“你之前不是很喜欢吃这道菜么?”

    这道菜,一直都是他喜欢吃的啊。

    “我现在不喜欢吃了。”

    他说着,吃了几口别的菜。

    暮楚没再询问,也许真的如他所说,他现在胃口变了,不再喜欢那道菜了。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谁也没说话。

    秦暮楚吃的很慢,她其实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想他吃完了,应该会先离开,这样她一会就不用他抱上去了。

    可是,他吃完了,也没见走。

    而是,坐在那,似乎在等她。

    她也不敢问,怕自己问了,自讨没趣,会显得她多想让他抱似的。

    于是,也只好闷着不说话。

    20分钟后,她实在是拖不下去了,就放下了碗筷。

    楼司沉这才看向她,“吃饱了?”

    他看了眼她面前的菜,暮楚有些尴尬。

    为了拖延时间,她吃了两碗饭,以及所有的菜,还有一碗汤。

    她现在何止是吃饱,简直就是吃撑了。

    她尴尬的点了点头,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别乱动。”

    他说着,就走了过来,弯下腰要抱她。

    暮楚往后退开一点,有拒绝的意思,“楼司沉,我……”

    “我也不想管你的闲事,这是爷爷给我的任务。”

    他直接说着,继而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暮楚心下怅然,她说他怎么会坐在那等着呢。

    原来,是爷爷吩咐他这么做的。

    他也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

    爷爷,还真是照顾她。

    而且,他说了一句,他也不想多管闲事,想必是还在生气她说他是多管闲事。

    既然是任务,暮楚也就不再多想,任由他抱着自己上楼,去了卧室。

    只是,不知为何,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有点像……

    中草药……

    秦暮楚想要嗅清楚,忍不住靠近了一点。

    她微弱的鼻息,却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滑过楼司沉脖颈处的皮肤,让他的身体为之一僵,心里滑过异样情愫。

    他低头看向她……

    而她,也在此时,靠近了一些。

    那瞬间,阴差阳错的,差点吻上。

    彼此的距离,瞬间拉近,近的呼吸可闻。

    秦暮楚的心口一紧,呆愣的看着他,不敢乱动。

    看着她素净的脸蛋以及……

    他的心里也有几分冲动。

    楼司沉拧眉,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没定力了。

    尤其是,脑子里闪过昨晚的画面,想起那些,他更有点心猿意马。

    目光太过直接,暮楚的脸也微微热了起来。

    她赶紧避开他的目光,低下头。

    见她避开,楼司沉这才皱眉,开口,“你闻什么?”

    “没什么。”

    “别瞎凑近一个男人闻他身上的味道,很容易让人误会。”

    他说着,这才又继续抱着她走入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暮楚的耳根有点红。

    幸好,刚才是没碰到他的嘴,不然,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赶紧躺下,拉过被子,就佯装自己又要睡觉了。

    楼司沉倒是没再说什么,他拿了东西,就离开卧室,去了书房。

    第二天醒来,楼司沉已经不在松园了。

    暮楚坐在轮椅上,来到庭院,看着外面的花花草草发呆。

    林叔这时候走了过来,“太太,早餐准备好了,我推你回去吧。”

    暮楚点头,又问,“林叔,我这脚上的草药,什么时候才能摘掉?”

    她还要出去办事呢,事情一天拖一天的,眼看着都快要到10天了。

    林叔却一脸茫然,“这个问题,可能要打电话问先生才知道。”

    “问他?为什么要问他?”

    “这是先生昨天下午亲自回来帮你包扎的,他好像是去哪里找的中医拿的草药,具体要包多久,他也没告诉我,所以,得打电话问问他才知道。”

    暮楚错愕,“你是说,是他亲自帮我包上的?”

    “是啊,当时你还在睡觉,睡得蛮沉,本来想叫醒你,也方便点,但是先生说让你睡,他还说……”林叔说到此,突然笑了。

    暮楚好奇,“他还说什么。”

    “说你睡得像猪,天塌了都不会醒。”

    暮楚:

    她还以为是什么好话呢……

    这不就在损她会睡么?

    只不过,他亲自帮她包草药,这件事,就像是一块很大的石头,一下砸入秦暮楚的心里,激起层层涟漪。2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